四方房地產與龍騰特鋼(原中聯公司)劉西慶,馮地報糾紛高院再審終審判決書
更新日期:2015-04-26 點擊量:1754次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 2014)豫法民一終字第8 7

  上訴人(原審申請再審人,一審原告):安陽龍騰特鋼制造有限公司(原安陽中聯鋼業有限公司)。住所地:安陽市前皇甫村殷都工業園區。

法定代表人:馮地報,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李紅旺,河南上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申請再審人,一審被告):安陽市四方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安陽市殷都區果園新村。

   法定代表人:孫躍軍,又名孫八二,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郭國良,河南興亞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尹西明,河南金學苑律師事務所律師。

   一審被告:劉西慶,又名劉增,男,196582日出生,漢族,原中聯公司承包人,住安陽市安惠園東區7號樓10樓東戶。

   上訴人安陽龍騰特鋼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騰特鋼公司,原安陽中聯鋼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聯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安陽市四方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四方公司)及一審被告劉西慶企業承包經營合同糾紛一案,中聯公司于2009113日向河南省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原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1、判令劉西慶承擔虧損87805750. 53元及利息;2、判令四方公司對上述虧損承擔連帶清償責任;3、判令劉西慶和四方公司負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原審法院于200 985日作出(2009)安民三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中聯公司和四方公司均不服,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222 0日作出( 2011)豫法民申字第00221號民事裁定,指令原審法院再審本案。原審法院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該案,于20131128日作出(2012)安中民再初字第64號民事判決,龍騰特鋼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4613日對本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龍騰特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馮地報、委托代理人李紅旺,  四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國良,尹西明到庭參加訴訟。一審被告劉西慶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一審查明:劉西慶、四方公司均系中聯公司股東,劉酉慶曾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2006824日中聯公司作為發包方,劉西慶作為承包方,四方公司作為擔保人,三方簽訂《安陽中聯鋼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承包經營合同》一價,合同約定:中聯公司同意劉西慶承包中聯公司,全權負責公司生產經營,實行承包經營目標責任制,由四方公司提供擔保。承包期自200691日至20111231日。在經營合同上繳利潤指標部分約定四方公司應繳納不低于每年上繳利潤指標的擔保金進行擔保,以確保利潤指標的實現。擔保金于每年元月10日前一次性交齊(第一次擔保金在合同簽訂后10日內繳納)。如中聯公司股東進行擔保,其出資額可按100%折抵現金,不足部分需現金補齊。中聯公司股東承包經營或擔保,不影響按其出資對上繳利潤的分紅。在承包經營合同的資產保值增值目標及移交部分約定中聯公司以雙方認可的中聯公司20061031日會計報表數據為準,向劉西慶移交資產、負債、所有者權益由劉西慶經營。劉西慶承擔債務并確保凈資產保值增值。如發生會計年度凈資產減值,四方公司以擔保金補齊。合同期滿或合同終止時,劉西慶以雙方認可的會計報表數據向中聯公司移交,應保持設備完好,正常使用,應收款項不得高于劉西慶接收時的賬面價值。屬劉西慶原因造成凈資產減值,四方公司以擔保金補齊。在承包經營合同劉西慶責任部分約定分年度按承包指標向中聯公司上繳利潤。在四方公司職權部分約定自愿以四方公司在中聯鋼業有限公司的出資額、債權或交現金對劉西慶承包經營上繳利潤及資產保值增值進行擔保,如用出資額擔保的按100%折抵現金,不足部分交現金擔保,債權視同現金。在四方公司責任部分約定若劉西慶當年未完成上繳利潤指標,差額部分從四方公司的擔保金中扣除(如四方公司用中聯公司出資額擔保,按70%拆抵現金,并無條件協助中聯公司辦理變更注冊登記)。在承包經營合同違約責任及合同解除辦法部分約定劉西慶在經營期間如經營虧損超過四方公司提供的擔保數額時,劉西慶、四方公司應補足擔保金,否則中聯公司有權通知劉西慶解除本合同。合同還約定本合同從三方簽字蓋章并四方公司出具擔保書后生效,四方公司擔保書屬本合同不可分割的部分。劉西慶及中聯公司、四方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承包經營合同上簽字并加蓋公司印章。合同還對其他事項進行了約定。合同簽訂當天三方簽訂補充協議一份,對其他事項進行了補充約定。

   200691日四方公司向中聯公司出具擔保書一份,載明:我自愿以在中聯公司股權出資2500萬元對劉西慶承包中聯公司的2007年度上繳稅后利潤指標、凈資產保值增值指標進行擔保。出資證明書暫交董事會保管。若承包人未完成2007年度上繳稅后利潤指標、凈資產保值增值指標時,差額部分我自愿將擔保股權按70%折抵現金補足,無條件辦理相關手續。本人保證,該股權未對外抵押,并承諾該股權未解除擔保責任前,不用于非中聯公司需要的對外抵押擔保。擔保有效期自200691日至20071231日,并在承包人完成上繳稅后利潤、凈資產保值增值指標后終止。四方公司在擔保書上簽章,法人代表孫躍軍在擔保書上簽字。

  200694日三方當事人又簽訂補充合同一份,再次明確約定承包經營期限自200691日至20111231日,上繳利潤額以主合同為準。中聯公司、劉西慶共同聘請會計事務所對中聯公司2006831日會計報表進行審計.核實資產、負債、所有者權益。中聯公司以經過審計的中聯公司2006831日會計報表數據為準,向劉西慶移交資產、負債、所有者權益,由劉西慶經營。200683 1日以前公司虧損由中聯公司承擔,200691日以后的公司虧損由劉西慶承擔。四方公司作為擔保人在補充合同上加蓋公司印章,法人代表孫躍軍在補充合同上簽字。

 2006914日中聯公司董事會出具收據一份,載明:“今收到擔保人四方公司法人代表孫躍軍股權證一份,股權出資2500萬元。擔保人對總經理承包經營期間承包指標進行擔保”。

 原一審另查明,2006815日四方公司就與劉西慶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一份,約定將四方公司在中聯公司3000萬元股權轉讓給劉西慶,轉讓價款為3300萬元。2007912日中聯公司通知四方公司,其出資股權已轉讓至債務人劉西慶名下。   2006929日,劉西慶又將無縫鋼管廠分包給另一股東邢長順承包經營。劉西慶和邢長順承包經營期間,均發生虧損和外債,無法繼續正常經營。

   2008519日馮地報與中聯公司簽訂合資經營合同一份,約定為發揮馮地報的資金、管理優勢和中聯公司的設備、技術優勢,由馮地報對中聯公司進行投資,雙方合資經營中聯公司各條生產線。雙方在第六條注冊資本、實收資本中約定待會計師事務所出具審計報告后,雙方商定。在第七條投資方式、額度、資金用途、注資時間中約定由馮地報投資約2700萬元收購中聯公司大部分自然人股東轉讓股權,本合同生效后5日內完成對以上股東牧一購股權,10日內辦理股東轉讓股權工商變更登記。投資約3300萬元用于完成對中聯公司增資擴股。待會計師事務所出具審計報一告后10日內,馮地報完成對中聯公司增資擴股。在第八條財務審計中約定,本合同生效后,馮地報委托會計師事務所對中聯公司財務狀況進行審計,中聯公司應保證提供會計資料真實、合法、有效,積極配合審計工作。馮地報向中聯公司注入資金時,中聯公司經審計的財務中“所有者權益”(凈資產)應大于或等于“實收資本’’,注入資金前中聯公司的虧損或潛虧全部由中聯公司自行承擔,列在劉西慶名下,由其本人承擔并負責彌補。在第十一條生產經營中約定,鑒于雙方合資經營中聯公司,原《安陽中聯鋼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承包經營合同》終止。終止法律程序及責任中聯公司自行負責。該合資經營合同還約定了其他事項。馮地報及中聯公司法人代表劉西慶在合同上簽字。2008520日馮地報和劉西慶又簽訂補充合同,約定鑒于對中聯公司審計工作未結束,待會計師事務所對中聯公司出具審計報告后,雙方應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對審計報告中反映的問題及處理方案,友好協商,另簽補充合同。雙方對合資經營后中聯公司的出資金額、出資比例等,待會計師事務所出具審計報告后,雙方另行協商,簽訂補充合同。雙方還對其他事項進行了約定。馮地報和劉西慶在補充合同上簽字。

   2008614日,經清產核資,公司累計虧損10880575 0. 53元,減去200683 1日承包前公司原有虧損2100萬無,劉西慶于200691日至2008519日承包期間共造成中聯公司資產減值虧損87805750.5 3元。200878日劉西慶在清產核資情況說明中對虧損數額簽字予以認可。四方公司以清產核資情況說明系中聯公司自己編制并審核等理由為由對中聯公司主張劉西慶承包期間虧損額87805750.5 3元提出異議,但四方公司主張要重新審計鑒定,應由中聯公司承擔鑒定費用。經原審法院向四方公司釋明,其在原審法院限定的期限內未提交鑒定申請,亦未能交納鑒定費用。

   原審法院一審認為,2006824日、200694日發包方中聯公司、承包方劉西慶、擔保方四方公司簽訂的《安陽中聯鋼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承包經營合同》、《補充協議》及《補充合同》是三方當事人在協商一致的情況下簽訂的合同,合同合法有效,三方當事人均應按照合同享有權利、承擔義務。

關于劉西慶是否應承擔其承包期間虧損的問題。因2006824日中聯公司、劉西慶及四方公司簽訂的三方合同明確約定劉西慶不僅要完成利潤指標,還應對中聯公司資產保值增值,如發生虧損導致資產減值應承擔責任。劉西慶對其承包期間造成資產減值應承擔虧損不持異議,故劉西慶應承擔其承包經營期間虧損的責任,利息從200878日劉西慶簽字認可其虧損之次日起計算。

   關于本案中四方公司是質押擔保還是保證擔保,四方公司應否承擔擔保責任及承擔何種擔保責任的問題。本案中三方合同中雖約定四方公司的擔保書屬合同不可分割的部分,四方公司的擔保書上有以其在中聯公司股權出資2500萬元對劉西慶承包2007年度上繳稅后剩潤指標、凈資產保值增值指標進行擔保的承諾,但三方協議中同時約定劉西慶在經營期間如經營虧損超過四方公司提供的擔保數額時,劉西慶、四方公司應補足擔保金。三方合同還多處約定四方公司對劉西慶上繳利潤及資產保值增值進行擔保,發生劉西慶未完成上繳利潤指標或資產減值時,四方公司以“擔保金補齊。三方實際履行合同時未按照擔保法規定將股份出質記載于股東名冊,故應認定三方當事人約定的擔保方式是在生效要件上存在瑕疵的股權質押,同時以“擔保金”作為擔保兜底的連帶責任保證。四方公司依照三方協議約定對劉西慶承包期間的虧損向中聯公司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關于劉西慶承包期間虧損額的認定問題。四方公司雖對清產核資情況說明提出異議,但因主債務人劉西慶對虧損數額未提出異議。,且200878日的清產核資情況說明系馮地報與中聯公司于2008519日簽訂合資經營合同的背景下對中聯公司進行的清產核資,該清產核資具有較強的真實性、客觀性,四方公司提出鑒定費不應由其承擔,在原審法院限定的期限內,四方公司未能提出對劉西慶承包期間的虧損數額進行鑒定,故四方公司對該清產核資情況說明進行的抗辯不予采納。應按劉西慶認可的虧損額予以認定。關于四方公司承擔連帶保證責任的數額問題。四方公司出具的擔保書上寫明擔保有效期自200691日至20071231日,即對劉西慶承包期間16個月的上繳利潤和資產保值增值進行擔保,該期間系對四方公司擔保時問范圍的限制,而不是當事人對保證期間的約定,三方協議雖約定按年度核算上繳利潤及資產損益,但未按協議執行,三方協議履行至2008519日終止共履行近21個月,故四方公司應對其中1 6個月的資產減值部分一承擔擔保責任,按21個月資產減值總額87805750.53元計算,每月平均減值4181226. 22元,按1 6個月計算減值為66899619. 44元。因四方公司以其股權2500萬元對劉西慶進行質押擔保系三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該股權質押擔保方式雖在生效要件上存在瑕疵,但并不影響該質押合同的效力,依照擔保法第二十八條之規定,同一債權既有保證又有物的擔保的,保證人對物的擔保以外的債權承擔保證責任,債權人放棄物的擔保的,保證人在債權人放棄權利的范圍內免除保證責任,中聯公司在有2500萬元質押擔保存在的情況下,同意四方公司將質押物轉讓給劉西慶的行為,應視為其放棄了該質押物的擔保,四方公司在中聯公司放棄質押物2500萬元的范圍內免除保證責任,四方公司應在41899619. 44元的范圍內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原審法院于200985日作出了( 2009)安民三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  一、劉西慶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支付中聯公司經營虧損87805 75 0. 53元及利息(利息按本金87805 750.5 3元從200879日起至本判決限定履行期滿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貸款利率計算)。二、四方公司對劉西慶經營虧損41899619. 44元及利息(利息按本金41899619. 44無從200879日起至判決限定履行期屆滿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貸款利率計算)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四方公司承擔保證責任后,  有權向劉西慶追償。案件受理費480828元,由劉西慶負擔。

 四方公司申請再審及答辯稱:1、原審法院認定四方公司為劉西慶承包經營提供了保證擔保,并承擔連帶責任,是完全錯誤的。根據總經理承包經營合同的約定,四方公司將自己的2500萬元股權證依法質押給中聯公司,中聯公司也從來沒有讓四方公司交納保證金,故本案中不可能存在有效的保證金質押合同關系,更不存在2500萬元股權質押合同外的所謂連帶保證法律關系。原審法院將承包合同中明確約定的質押關系錯誤的認定為保證關系,將“保證金”與擔保法中的“保證”這兩種完全不同性質的法律概念混為一談,并判決四方公司承擔連帶保證責任是沒有法律依據的。2、中聯公司已書面同意不再追究四方公司任何擔保責任,是對自己權利的放棄(詳見雙方協議書)。3、中聯公司訴稱劉西慶承包經營期間資產減損87805750. 53元沒有事實依據。這一所謂“虧損數額’’是未經過有關部門認可的虛偽數據,是中聯公司與劉西慶惡意串通的結果,而原審法院在沒有經過會計審計的情況下,將所謂的資產減損87805750. 53元分攤至每月4181226. 22元,并且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劉西慶自200691日至20071231日承包16個月期間存在資產減損的情況下,  直接判決四方公司承擔資產減值的連帶清償責任是極不負責的草率認定。4、龍騰特鋼公司董事長馮地報未經擔保人同意,提前解除劉西慶承包合同,給四方公司造成重大損失,四方公司否再承擔擔保責任。中聯公司申訴理由不能成立。請求再審撤銷安陽中院(2009)安民三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第二項,駁回中聯公司對四方公司的訴訟請求。

 中聯公司申請再審及答辯稱:1、原判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原判認定四方公司對16個月的經營虧損承擔擔保責任的證據,僅是一份由四方公司單方出具的、未經過我方質證的《擔保書》復印件,該復印件上寫明的擔保有效期遠遠少于《總承包合同》約定的擔保期,依法應認定無效,原審法院就據此判決四方公司僅對全部虧損87805750. 53元中的41899619. 44元及利息承擔保證責任缺乏證據證明。2、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原審以四方公司提供的《擔保書》寫明的有效期確定四方公司的擔保責任金額,違反了《擔保法》司法解釋的規定,是適用法律錯誤。另外,  “出資額2500萬元”不是“物”,不適用《擔保法》第二十八條“物的擔保’’的規定,原審法院以中聯公司同意四方公司2500萬元股權轉讓為由,依據《擔保法》第二十八條免除四方公司2500萬元保證責任屬適用法律錯誤。3、四方公司提交的中聯公司法定代表人馮地報與四方公司法定代表孫躍軍簽訂的不再追究四方公司擔保責任的協議書,損害了中聯公司其他股東的利益,不具有合法性,且所附的條件未成就,沒有任何法律意義與現實意義,不能成為免除四方公司擔保責任的借口和依據。請求再審依法撤銷安陽中院( 2009)安民三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第二項,改判四方公司對劉西慶承包經營虧損87805750.5 3元及利息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劉西慶未到庭,也未提交書面陳述惠見。

   原審法院再審查明,在劉西慶承包期間,2008519日劉西慶以法定代表人身份代表中聯公司與馮地報簽訂一份《合資經營合同》。該合同財務審計部分約定,由馮地報委托會計師事務所對中聯公司財務狀況進行審計,中聯公司保證提供會計資料真實、合法、有效,積極配合審計工作。該合同生產經營部分約定,鑒于雙方合資經營中聯公司,原《安陽中聯鋼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承包經營合同》終止。該合同的補充合同還約定,辦完變更登記后,合資后的中聯公司僅有馮地報、劉西慶兩位自然人股東,以上兩位股東是合資后中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后來沒有經過會計師事務所對中聯公司財務狀況進行審計。為馮地報入股中聯公司,  中聯公司財務部于2008614日出具了《清產核資情況說明》,經清產核資,中聯公司累計虧損108805750. 53元。200878日,劉西慶、馮地報及中聯公司總會計師張衛凱均在《清產核資情況說明》上簽了名。原審中劉西慶認可該虧損額。四方公司對該虧損額提出異議,稱該《清產核資情況說明》是中聯公司與劉西慶惡意串通的結果。原審法院再審中行使釋明權,要求中聯公司組織劉西慶、四方公司對劉西慶承包中聯公司期間給中聯公司造成的虧損進行審核,中聯公司不同意,也不申請鑒定機構鑒定。原審法院再審另查明,200924日,中聯公司法定代表人馮地報與四方公司法定代表人孫躍軍簽定一份協議書,該協議第二條:中聯公司承諾:中聯公司于2009年元月十三日在安陽中院起訴劉西慶及賠償擔保一案,中聯公司放棄對四方公司擔保責任的要求,但不向中院撤回對四方公司的起訴,無論法院裁判結果如何,中聯公司今后保證不追究四方公司為劉西慶在安陽中聯鋼業公司承包經營期間的擔保責任。該協議第三條:四方公司承諾一:認可中聯公司法定代表人馮地報與安陽市中聯鋼業有限公司的合資經營合同,對馮地報成為安陽市中聯鋼業有限公司控股股東及法人代表不提出任何異議。該協議第四條:如四方公司成為中聯公司股東,四方公司同意送一仟萬股給中聯公司或中院執行劉西慶股份時,四方公司負責和呂樹林協商達成以壹萬元為價轉讓給四方公司壹仟萬股份。該協議還約定其他內容。四方公司以該協議主張免除其對劉西慶經營虧損的擔保責任。其他查明事實與原審認定事實一致。

原審法院再審認為,發包方中聯公司、承包方劉西慶、擔保方四方公司于2006824日簽訂的《安陽中聯鋼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承包經營合同》及隨后簽訂的補充協議,是三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三方當事人均應按照合同約定享有權利、承擔義務。中聯公司主張劉西慶承包經營期間資產減值虧損87805750.53元,鑒于劉西慶在原審中對該項主張不持異議,且在原審判決后既未提出上訴,亦未申請再審,表明劉西慶對上述虧損額是認可的,其應當按照承包合同的約定對上述虧損額承擔責任。關于債權人中聯公司所持擔保人四方公司應對上述虧損額承擔擔保責任的主張,因上述虧損額系因馮地報入股中聯公司而由中聯公司自行核算的,四方公司并未參與核算,對核算結果亦不認可,在中聯公司、馮地報未委托第三方進行核算,再審期間中聯:公司亦不網意三方對劉西慶承包期間的資產減值虧損共同進行審核的情況下,中聯公司主張四方公司對上述虧損額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證據不足,不予支持。中聯公司法定代表人馮地報與四方公司法定代表人孫躍軍于200924日簽訂的中聯公司放棄要求四方公司承擔擔保責任的協議,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應為有效協議,四方公司據此協議要求不再承擔擔保責任的理由成立,予以采納。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一百四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一款的規定,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一、維持( 2009)安民三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的第一項,即:劉西慶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支付中聯公司經營虧損8780575 0.5 3元及利息(利息按本金8780575 0. 53元從200879日起至判決限定履行期滿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貸款利率計算);二、撤銷(2009)安民三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的第二項,即:四方公司對劉西慶經營虧損41899619. 44元及利息(利息按本金41899619. 44元從200879日起至判決限定履行期屆滿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貸款利率計算)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四方公司承擔保證責任后,有權向劉西慶追償。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原審案件受理費480828元,由劉西慶負擔。

龍騰特鋼公司上訴稱:原審法院再審判決免除四窮公司擔保責任依據的事實、證據及理由完全錯誤,在法律上完全不能成立。本案主合同雙方當事人自行核算虧損數額的方式和效力,屬于當事人意思自治,完全合法有效,其法律效力毋容置疑。原審法院再審判決以擔保人未參與主債務數額核算就認定虧損數額證據不足并免除擔保人責任,完全沒有法律依據。2009214日孫躍軍與馮地報簽訂的協議,是一種暗箱操作的非法利益交換,馮地報簽訂該協議純屬個人行為,非代表公司的職務行為,該行為嚴重損害公司利益和其他股東合法利益,屬于無效民事行為。請求二審法院判令四方公司對劉西慶承包期間給中聯公司造成的全部虧損87805750. 53元及利息承擔全部連帶保證責任。    四方公司答辯稱:四方公司并沒有提供保證責任擔保,而是提供的權利質押擔保,而且該權利質押擔保也因質押物的滅失而消滅,四方公司在權利質押擔保消滅的情況下,不應再承擔擔保責任。中聯公司與劉西慶不通知四方公司進行清產核資,侵犯了四方公司依據《公司法》和《安陽中聯鋼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承包經營合同》享有的知情權和監督權,在此情況下做出的《清產核資情況說明》對四方公司不具有約束力。四方公司與中聯公司2009214日簽訂的《協議書》是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且協議內容沒有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也不存在其他無效情形,該協議為有效協議,四方公司有權據此不再承擔擔保責任。原再審判決無論是認定事實,還是適用法律,均不存在錯誤,龍騰特鋼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再審判決。

劉西慶未陳述意見。

根據雙方當事人的上訴似及答辯意見,本院歸納本案的爭議焦點為:1、四方公司應否對劉西慶承包經營的后果承擔擔保責任;  2、如果四方公司應當承擔擔保責任,應當承擔何種擔保責任以及責任的大小。各方當事人對此均無異議。

本院二審查明的事實除與原審法院再審判決查明的一致外,另查明:中聯公司于201039日更名為龍騰特鋼公司。    本院認為:關于本案中四方公司應否對劉西慶承包經營的后果承擔擔保責任的問題。本案中中聯公司、劉西慶與四方公司于2006824日簽訂的《安陽中聯鋼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承包經營合同》及隨后簽訂的補充協議,是三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原再審判決對該協議的效力認定正確,本院予以確認。依據該協議,四方公司以其在中聯公司中的股權為劉西慶的經營行為提供質押擔保,但是在此之后的2007912日,中聯公司同意四方公司將其3000萬元股權轉讓給劉西慶,由于四方公司用于質押的股權的轉讓,附屬于該股權的質押權隨之消滅。該承包經營合同中約定的四方公司以其債權和現金進行擔保,并未實際履行,該擔保行為沒有成就。因此,四方公司不應當再承擔相應的擔保責任。且四方公司與中聯公司雙方法定代表人代表各自公司于2009214日簽訂的《協議書》,意思表示真實,該協議內容沒有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也不存在其他無效情形,該協議為有效協議,四方公司據此亦不再承擔擔保責任。原審法院再審判決對該協議效力的以定正確,判決四方公司不再承擔擔保責任的處理適當,本院予以維持。龍騰特鋼公司上訴主張馮地報2009214日與孫躍軍簽訂協議的行為系個人行為、非代表公司的職務行為、協議無效,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對其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原審法院再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    序合法,應予維持。龍騰特鋼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河南省安陽市中級人民( 2012)安中民再初字第6 4號民事判決。

   二審案件受理費480828元由安陽龍騰特鋼制造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張宗敏

代理審判員    高海娟

代理審判員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九日

         


以太币和比特币 极速分分彩走势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地区 现金打鱼送 32可提现金 福利快三开奖福建 重庆快乐十分app下载 pk10是电脑控制吗 官方湖北快3走势图 福建时时结果走势图 平码计划 新疆时时票控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彩开奖号码视频 1144111第04期开奖结果 广东大彩鲸41期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遗漏 四人麻将游戏下载 福建时时事件